成人用品:www.2s.tv
kepgam.cn > 都市小说 > 承医者 > 第23章 信雄集团
    徐老在一旁看到天心吐血后又晕了过去,连忙上前将其扶起来,放在一旁的小沙发上躺着,在他看来天心应该是消耗过度,才最终导致伤及自身的,这个得要慢慢调养恢复才行。

    回到病床上,徐老看了眼被天心取出来的弹片,再看张老的情况,此时,因银针还未取出来,张老也还在麻痹之中,似乎像是睡了过去。

    徐老先将张老身上的银针都给取了下来,虽然徐老对针灸不是很精通,但作为几十年的国手级老中医来说,多少还是懂一些的,像取针这些简单的手法还是没问题的。

    当银针取完之后,徐老当即就给张老做了个检查,发现此时张老的呼吸已经平稳,血气畅通,身体其它方面也开始慢慢平稳下来了。

    检查过后,看张老胸口上的刀口还未处理,就从自己药箱中拿出一些自己特制的膏药,给张老的刀口敷药包扎好伤口。

    等包扎完后,也许是麻痹的效果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张老也从迷糊之中悠悠清醒过来。

    张老醒来后,感受了下呼吸通畅的身体,也不再昏沉的头部,全身都轻松了许多,神智也不会是迷糊状态了,只剩下久病后的虚弱感了。

    这时张老也知道是弹片成功取出来了,不然,不会有那么轻松的状态,随即,想对天心说些感激之类的话,但眼前只有徐老一人在床边,并未看到天心人在哪。

    徐老见张老已经醒过来了,便对他说道:“张老哥,你的伤口刚包扎好,不宜起身走动,先躺着好好养伤,我已经帮你敷了我特制的膏药,要不了几天伤口就会好的。”

    “谢谢徐老弟了,麻烦你了,真是过意不去啊!”张老带着歉意道。

    “哪里话!这本就是作为一名医生的天职,更何况,出力的并不是我,我只是帮忙收了下尾。”徐老理所当然地说道。

    似乎是想起了刚才本要问的事,张老看着徐老:“怎么没见天心他人呢?哪去了?”

    听到张老问起天心来,徐老叹了口气,脸上也充满了敬佩之情:“天心在刚帮你取出弹片之时,由于消耗过度,吐了口血之后便晕了过去,我把他扶到一边休息去了。”说完还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的天心。

    张老听到徐老说天心为了给他治疗而吐血晕了过去,就显得激动起来,挣扎着想从床上下来:“快,麻烦徐老弟搭把手,我要去看看天心他怎么样了,为了我这老头子的事,真是对不住他了!”

    看着情绪激动的张老,徐老连忙在一旁安慰道:“张老哥别急,我之前已经帮天心简单的检查过了,只是精神和元气方面消耗过度而晕过去了,年轻人身体好恢复起来也快,你不要过于担心了。”

    经过徐老的安慰之后,张老的情绪才稍微平静了些,但依旧想要坐起来,徐老只能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过枕头给他靠在背上,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走到门前把房门给打了开来。

    张家众人在外边已经等候了快一个小时了,都在房门外不安地走来走去,每个人脸上都充斥着担忧,焦虑,急躁等情绪。

    当看到房门打开时,张阳山马上带头向房间里走去,由于沙发在进门的右手边靠墙的边上,所以,许多人都未曾看见躺在上面的天心,只是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张老。

    在张阳山带着众人走到病床前向自家老爷子询问病情时,后面的张玄雪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了正躺在沙发上的天心,当她看到天心一脸苍白的脸色时,连忙走上前去。

    张玄雪在沙发前蹲下身来,双手抓着天心的手臂摇了摇:“天心!你怎么了?”

    徐老见张玄雪在那摇晃着,怕她把天心摇出个好歹来忙对她说道:“张小姐,你不要去动天心,让他好好休息下先。”

    “天心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昏睡过去了?”张玄雪对徐老奇怪道。

    “他这是刚才给张老哥治疗时,消耗过度才导致这样的,你让他多休息下,会慢慢好起来的。”徐老随便说了一下,有些事情他清楚天心不想让别人知道得太多。

    “他是怎么给爷爷治疗的?怎么还吐血了!”张玄雪看着天心嘴角上未擦干的血迹。

    “哎!都是因为我这老头子才害得人家天心这样的啊!要不是因为我,天心也不至于伤了自身,而吐血晕过去。”张老边说还边埋怨起自己来。

    在他心里面感觉就像是他犯下的错一样,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年纪这么大了,去了也就去了,不应该拖累一个那么好的孩子。

    张玄雪听到自己爷爷这样说,也是很难过,他想让自己爷爷的病好起来,但现在,天心为了给自己爷爷治疗付出了这么多,他心里很感动,也很感激天心。

    看着陷入昏睡中脸色苍白的天心,张玄雪叫了下旁边的苏青:“青姐,我们把天心扶到房间去休息吧,这里人太多。”

    苏青点了点头,两个人一人一边,把天心的手搭在肩上向门外走去,来到一个房间门前,当张玄雪要打开房间门时,苏青却说道:“小姐,要不要换一间房,这个房间不是你在睡的吗?”

    张玄雪从小到大跟着她爷爷的时间是最多的,父母为了公司每天就只顾着工作,所以,在这里是有一间是她住了好多年的房间,后来,长大后她搬走了,张老也一直留着给她,有时候来看望张老时还会住在那。

    所以,苏青感觉让天心住这里面不太合适,可以换另一个客房。

    张玄雪想了下,天心为了救自己爷爷付出了这么多,现在,只是一张床而已又没什么的,所以,也就无所谓道:“没关系,晚上,我跟青姐你挤一间房,就让天心在这里面休息吧,别走来走去的了,怪麻烦的。”

    说完,就把房门打开,两个人把天心轻轻地放到了床上,还拉过了自己曾经盖的被子,给天心盖上。

    把天心放到床上后,张玄雪还把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收拾了下,放到柜子里面去,生怕天心醒来看到的样子。

    收拾好后,便叫上苏青,两人往病房走去,她还要了解下爷爷的病情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好了没。

    当来到病房时,几个专家医生正在用仪器给张老做检查,其他人都站在一旁等候着,当专家们检查完后,都感叹了起来,还露出佩服的表情来。

    他们不知道天心是用什么手段把弹片给取出来的,竟然不需要像西医那样做手术,最后,还能安全地把弹片取出来了。

    张家众人看到专家们只在感叹而不说话,不由得急切起来,张阳山上前两步对着其中一个专家道:“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正沉醉在感叹之中的专家们听到张阳山的话,尴尬地笑了笑,被张阳山问到的那个专家:“根据检查的结果看来,张老的病情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过来了,关于体质虚弱方面,那是长期生病导致的,这方面可以经过治疗调理好的,其它已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张家众人听了专家的话后,都不由得松了口气,感觉压在身上的巨石终于都卸下来了,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张老这时对众人道:“我能捡回来这条老命,得多亏了天心不顾一切地出手,不然,都快要和你们阴阳两隔了!所以,你们要替我好好感谢下天心。”

    听到张老说这种话,孙晓芬就道:“爸!你说什么呢,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至于天心,你放心吧,我们当然会好好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的了。”

    之前回答张阳山的那位专家对张老道:“张老,请问天心那小伙子是如何把弹片取出来的?”其他专家也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期待着张老能给他们答案。

    其实,不止这些专家好奇,在场的每一位张家人也一样好奇,天心是怎么样给老爷子治疗的,最后,还把自己累虚脱了。

    张老在脑海里回忆了好一会:“我只记得,刚开始天心拿着银针在我胸膛上,扎了一些针上去,然后,就从上面传来麻痹的感觉,不一会,我就睡了过去,后面的我也不清楚了。”

    专家们听后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心想:有那么神奇么?用几枚银针就能做到麻醉的效果了?还是张老当时在半迷糊之间记错了。

    这时众人又把眼光望向徐老,要说最清楚事情经过的莫过于徐老本人了,他可是全程都在观望的,只是让众人失望的是,徐老对于众人的询问视若无睹,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张家人看到治疗得差不多了,也就不敢在这多逗留,怕影响了老爷子休息,这里整天都有专家护士在照顾,就都打算离开了,张玄雪还不愿意走,说要留下来陪爷爷一段时间,大家也没勉强,随她去了。

    信雄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个水壶,正往茶具上的一个陶制盆里倒着开水,然后,慢悠悠地洗着几个小茶杯,看其似是优雅而熟练的动作,显然是长期沉浸茶道的品茶高手。

    此人,正是信雄集团的董事长野生太郎,自从十八年前,被组织委派到这开拓业务以来,一直都很忠诚地完成组织所交待下的各种任务。

    凭借着身后庞大的组织和资金,把信雄这个开始只是个卖药的小店,做到如今仅次于玄华的集团公司。

    当然,其过程也是因为他个人的能力,他的人生信条就是: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么多年来,利用组织作为后盾,暗地里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用钱财收买了不少公务员。

    也是因为他这种个性,才能在刚来不久就混得风生水起,别大部分人都跑在前面,经过这么多年来的操作,信雄集团在堔圳早已经成为医药行业老二了,比玄华集团也差不了多少了,最近,还有隐隐超赶的趋势。

    当然,作为一个集团公司,肯定还有其它不少产业,只是以医药为主营业务而已,旗下还经营有酒店,地产,旅游等项目。

    在野生太郎对面还坐着一位年轻人,这人便是信雄集团的总经理,也是野生太郎的儿子野生次郎。

    作为野生太郎的儿子,野生次郎完美地继承了其父亲的阴险,狡诈等优良传统,两人跪坐在茶几两旁默不作声,只有野生太郎在悠闲地冲泡着茶水。

    片刻后,野生太郎倒了两杯茶水,自己先拿起了一杯品尝后:“想做成大事,就像品这杯刚泡的茶水一样,不能心急,要不然,容易烫着嘴。”

    野生次郎也拿过来一杯,但并没急着喝:“这次是我太急于求成!才会把事情办得复杂化了。”

    野生太郎放下手中的茶杯:“这茶既然已经冲泡好,过会喝起来,会更加美妙,反正是跑不掉的!”

    “是的,父亲大人!我怀疑组织派出来协助我们的几位大人已经出事了,我们是否要向组织汇?”野生次郎说完,拿起茶杯用嘴轻轻吹了下。

    “这事你不用管,我会自有安排,猛虎集团那边怎么样了?”野生太郎喝了口茶水道。

    “那些蠢货自从被抓了几个小弟后,就像只乌龟一样龟缩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猛虎集团是怎么生存下来的。”野生次郎一脸轻蔑道。

    野生太郎听了儿子的话后,拿着茶杯沉思了起来,片刻后道:“猛虎集团能成为本土最大捞偏门集团公司,肯定有其生存之道的,或许是觉得无利可图,才选择暂时罢手的,毕竟是组织的人给他们强制安排的任务。”

    “看来,是得给他们扔点骨头了,不然,他们是不会给组织当一只忠心的猎犬了。”野生次郎满脸不屑道。

    看着儿子这副表情,野生太郎语重心长地说道:“用人之道,不能一味的只给大棒,偶尔也要给颗枣,只要抓住对方弱点,普天之下众生不都还是任你差遣!”

    野生次郎听着父亲的教诲,认真地回道:“知道了,父亲大人!次郎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凰后归来 至隐圣仙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重生野性时代 绝天仙主 曹贼 完美赘婿 命运之魔途 嫡女归来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春花满画楼 大佬医妃路子野 1717之新美洲帝国 凌霄辅助系统 巫女的时空旅行 镜虚 末日拼图游戏 破天踪 蛟龙决 混元苍穹 长夜余火 十万界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万道剑尊 桃花与奸臣 弃宇宙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我有一座无敌城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总裁宠妻入命 剑色生香 三国之席卷天下 山海狱 神无尊者 三国神话世界 青山下 精灵掌门人 高唐弃子 离天大圣 树神启示录I九丘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异世终极教师 镜虚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武道霸主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猎魔烹饪手册 自求吾道 从仙界归来 通天官路 五神传奇 地界传记 龙族之第五元素 爱情没有那么甜 重生必须浪 总裁的冤家老婆 七只妖夫逼上门:公主,请负责!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绝品神眼 医武兵王 地球第一剑 哎哟喂!星宿派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斩仙者 坏东西 寒门崛起 半夏墨染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唐圣 红颜三千 破天残局 奇门圣尊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负一世一生名 魂帝武神 通天官路 九日焚天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云若月楚玄辰 史上 弄潮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庆余年 夫君你失礼了 抱着母鸡来修仙 开局百万资源号 从现代飞升以后 长夜行 梦思卿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武意天下 酒剑四方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热血之青春无悔 吸血鬼王的逃妃 武逆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网游之 绝世剑魔 神无尊者 荣耀圈小团宠 我真没想重生啊 武道至尊 惜得珩世 策天谋 既见公主 大佬退休之后 用砰砰砰砰开始 凌天剑神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亚洲舞王 沐沐无言 神医小天师 梦里不知她是客 平平无奇大师兄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红色战记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雪中悍刀行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武松之铁血霸途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吻火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法学院的新生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五灵成仙 校花的神医保镖 国王万岁 三国之 神州江山志 篮球之白银帝国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谢家皇后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一念破碎 烈火雄师 大宋 万界系统 神话超进化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世界副本 龙婿归来 前世缘之缘起缘灭 临渊行 吾妻非人哉 男神抽奖系统 劫迟归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时空新主神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朝思归 大医凌然 风雪靖苍生 墨桑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幻尘传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武林生死令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疯狂的手游 我有一柄打野刀 江山易老红颜旧 古神的自我修养 大马士革断喉剑 华氏春秋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侯府后院是非多 七瓣花开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笑傲不群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女人就要狠 战神狂婿 手术直播间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枪来 城市之异能战士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侠影仙宗